刀刀和小兔的裝修日記160

 裝修問答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2-06 21:49
戊戌年10月25日       星期四         晴
   Chenggang的故事
    今天的故事,和我們的裝修關系不是太大,不過刀刀聽到這個故事覺得挺有意思的,所以也講給大家聽聽。
前幾期講到過刀刀和小兔之前找的那家極其不靠譜的美縫的店鋪,名字就不多說了,還有那個失心瘋的“自信”到用自己做廣告門面的老板。中途因為不守時、不講信譽、產品質量極差、職業態度極差等多種原因,被刀刀和小兔炒了魷魚。在追繳預付給他的工程款的過程中,又多次使用多種理由拖延搪塞,生生地把“黃世仁”逼成了“楊白勞”。最后小兔亮出殺手锏準備曝光他,才追討到一部分欠款。
在這個過程中,這個家伙用得最多的理由就是家里出了點事,手頭緊。小兔也曾側面了解過,這家伙家里確實是有點事,所以小兔也是一再放寬他的還款期限,只是這小子沒點數,不求你感恩,但是做人,信用還是要講的。非要動用非常手段才肯服軟,不是賤是什么?

刀刀和小兔的裝修日記160
其實呢,這家伙的故事遠比我們能想象出的要精彩。
下面這些故事,是做石膏線的帥哥,在陪著我們挑選他另一個店鋪里的茶臺時,講給我們聽得——其實呢,他們這些搞裝修的,很多人都互相認識——只是刀刀沒想到,一個男的,也這么喜歡八卦。
據說CG美縫這家伙,本來還不會出事。起因都是因為前陣子的農歷七月半,他們家鄉那邊有些什么風俗,大概是祭祖還是什么的。然后他撂挑子扔下沒完工的活,帶著老婆回老家了,至于是不是回家有什么正事,誰也不清楚,反正這種工作態度刀刀不喜歡。
不扯那么多,他不是回老家了么,這一回去反而出事了,他的老婆,居然被她老婆的一個同鄉給認了出來。這里面有點繞啊,刀刀再解釋一下,他的老婆不是他家鄉那邊的人,是其他地方的,所以覺得跟著老公回老公的家鄉應該完全沒問題,但是問題偏偏就來了,她在老公的家鄉,居然被一個從自己家鄉來的人給認出來了。各位看官,你們說,咱大天朝那么大,這得多么機緣巧合才能發生這種事?
大家要說,認出來就認出來唄,有什么大驚小怪的,14億人呢,這個概率也不是特別低啊。再說了,老鄉遇老鄉,他鄉遇故知,應該是個高興的事啊。別急,精彩的就是這個事,CG的老婆,居然是個詐騙團伙的成員,在自己的家鄉騙了人家財物,逃到我大陶都避難,認識了CG。同時,這次認出她的這個老鄉,居然還就是其中一個受害者。你們說,這個有意思不?
那既然發現了騙子,自然不會放過她,這兩口子還在路上呢,人家那邊就報警了。于是乎,這里回來剛一落腳,女的就被我大陶都的警察帶走了。CG這家伙自然要花錢打點,所有手頭就緊了。
別急,還沒完呢,還有更大的反轉呢。在處理這個事情的過程中,CG才發現,自己的“老婆”居然不叫平時那個名字,連身份證都沒有。所以,知道我為什么在他“老婆”這個詞上打引號了吧?這兩個人壓根就沒結婚,沒領證——身份證都沒有,領毛證??!只能算同居,問題是同居就同居唄,兩個人還生了兩個娃;更離奇的是,因為沒領證,非婚同居,這兩個孩子還是黑戶口,幼兒園都不能上!
刀刀終于明白,咱們國家人口管理為什么這么任重道遠了,這種事,在這些層次或者范圍的人群里,估計應該不是個例吧。小兔也奇怪,說都生兩個孩子了,難道這家伙一點都不關心跟自己生活在一起的人的真實身份么?最起碼也要有點了解啊,家鄉啊,對方的家庭情況啊什么的。再說,這女的我們也見到過,也不是什么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天姿國色啊,聽說還比CG大好幾歲。
刀刀說了一個很精辟的回答,估計這家伙見了老母豬都是雙眼皮的了,還在乎這個?
也難怪他要焦頭爛額了,可憐嗎?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——這不是我說的,這是魯迅先生說的。
所以他做美縫才會這么不靠譜,正因為是個不靠譜的人,所以什么事情上都那么不靠譜。
等等,這個故事情節這么有點熟悉的感覺?刀刀想起來了,德國籃球巨星諾維斯基的前女友,好像也是這樣的橋段吧?
這,就是chenggang的故事,都能寫一本小說了。
刀刀的第一本小說也已經出版了~~
刀刀和小兔認為,再次提醒各位,CG美縫,千萬不要找這家。還是本地工人師傅更加靠譜一點。